当前位置: 主页 > 案例名称 >

电影的叙事艺术《活着》

2019-07-22 14:32  点击量:

影片《活着》改编自前卫作家余华的小说同名小说,由着名导演张艺谋执导,由葛优,巩俐,江武等人主演。影片以新中国成立后的中国内战和政治运动为背景。通过男性主角傅贵生活的坎坷经历,它反映了一代中国人的命运。自1994年上映以来,该片获得了广泛赞誉,并获得了第47届戛纳国际电影节评审团评委,最佳男演员奖,英国最佳奥斯卡奖,以及美国金球奖最佳外语片奖。第13届香港电影金像奖及许多其他国际和国内奖项。电影《活着》是一部中国式的黑色幽默电影。它用黑色幽默来嘲笑和批评中国社会。通过个人和家庭的命运,它揭示了悲伤的感觉和悲伤。黑暗的幽默。在影片中,张艺谋用自己独特的艺术手法展示了他对生活的理解和感知。

一,电影的叙事时间《活着》

叙事时间在电影叙事中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作为受时间和空间限制的媒介,电影大师以时间的顺序,长度和频率表达叙事内容,并使用蒙太奇方法通过镜头连接。并使用闪回,预闪等技术来描述故事。在电影《活着》中,张艺谋导演还从时间序列,持续时间和频率等方面介绍了作品的叙事时间特征。

(1)时间安排

电影的叙事艺术《活着》

电影叙事中的时间序列可分为两种类型:顺序和逆序。它们通常用于反映电影叙事时间和故事时间之间的关系。连续时间是根据故事发展时间描述故事,而反时限则是指各种线性时间动作,描述故事发展的时间违规。闪回和预叙述是反时间序列的两个常见表达。叙事的时间顺序是电影中用来描述情节和表达主题的强有力的叙事手段。在电影《活着》中,张艺谋导演非常重视叙事时机的变化。他使用正时序和反时序的组合来处理电影中话语时间和故事时间之间的关系,并具有正时机。秩序被打乱,故事通过穿插时间逆转,预语法等相反顺序重新安排。在影片中,导演对故事的整体叙述采用按时间顺序排列的方法。这部电影始于20世纪40年代,描述了主人公财富的命运,并巧妙地通过屏幕上不同年龄的字幕进行叙述。耸人听闻的故事情节介绍了主角几十年来的生活变化。在介绍历史时期的故事情节时,导演还巧妙地将逆时间序列的片段插入到时间序列的周期性叙事结构模式中,并通过闪回和时间的跳跃讲述了主人公的生活故事。影片首先回忆了老人在夏日阳光下的快乐,讲述了富贵因赌博而逐渐衰落的故事,其次是一系列破碎的家庭 - 他父亲生气,妻子离家,儿子女儿们过世了离开了,富贵的生活从最初的醉酒到对五枪的恐惧,对儿子的死的悲痛和愤慨,对女儿意外死亡的无助接受,以及电影结束时吃的苦涩。他的命运一直由历史引领。通过反时间顺序的叙事技巧,导演通过主人公的生活体验揭示了历史上人类命运无法控制的生活痛苦,这种经历对死亡产生了痛苦的微笑。

在描述老人生活的经历时,导演也使用了闪回技术。例如,傅贵告诉“我”他以前的故事,并描述了第一次告诉她的家庭情节。导演通过几次时空转换,生动地生动地向观众展示。它再现了几十年来这一生命的历史。(2)持续时间

持续时间是指叙事时间的延续。它主要通过描述,复述,扩展,总结和省略五种方式使故事叙事反映出节奏感,从而准确地表达了电影的整体风格和主题。在电影《活着》中,导演张艺谋采用了基于遗漏的叙事方法,并通过编辑镜头来解释故事。故事时间和情节被镜头压缩,这将是40岁。故事的长度被缩短为两小时的屏幕时间。张艺谋用线性叙事的序列将故事分为四个叙事,从20世纪40年代的富贵到赌场赌博,体验战争,经历所有的艰辛,然后与妻子,女儿,孙子一起生活。过去40年来人生的悲欢离合,在电影独特的叙事表演中得到了极好的诠释。在每个故事中,导演删除原始剧集和人物,选择最重的材料来表达小说的故事和主题,并通过字幕的形式实现时间的自然过渡。这种省略的叙述加速了故事的叙事节奏,也突出了导演控制故事时间的能力。

(三)频率

在电影叙事中,频率是用来描述次数和叙事数量之间关系的一个因素。它使用一个或多个口头叙事来表达叙事作品中的重复关系。电影叙事的频率在引导叙事的同时,也具有轮回的节奏功能。在描述电影的主题时,它也可以实现某些隐喻或象征效果。在电影《活着》中,导演通过重复相同的图片来实现电影的重复叙事功能。例如,在电影中,导演在电影情节中反复呈现了皮影戏的场景。通过皮影戏,它反映了人物的命运,诠释了无法改变命运状况的主题,实现了一切的艺术境界。影戏的场景首次出现在赌场中。在主角傅贵失去钱后,他演唱了皮影戏。当傅贵失去家庭财产并为了谋生而进行影戏游戏时,影子剧就成了主角孤独的见证。后来,傅贵被逮捕为一个远离战争危险的护身符。经过许多艰辛,他带着一个影子盒回到了家乡。在“大跃进”时期,傅贵利用影戏来鼓励群众,推动这一政治运动。随着“文化大革命”的到来,影戏被当作四个老人的火炬,影子盒成了富贵孙子养鸡的盒子。影子剧贯穿整部电影。它象征着主人公生活的苦难和命运。富贵是由强大的命运力量操作的,就像傀儡在影子游戏中被操纵一样,无法抵抗和统治命运。此外,在电影叙事中,导演还通过反复使用电影音乐的叙事元素,表现出对人物命运发展的关注。当角色的命运转变时,导演用同样的音乐表达同样的喜悦和悲伤。情感充分表达了电影的主题。二,电影的叙事视角《活着》叙事视角是叙述者观察故事的视角。主题包括全知视角和有限视角。无所不知的视角叙事意味着叙述者知道叙事中的故事,人物和各种细节,并且是无所不知的。这是典型的零度焦点叙事。限制性视角叙事是一种主观且有限的叙事。这意味着叙述者从他自己的理解的角度来看仅限于叙事。它可以是第一人或第三人。目击者可以亲眼目睹。这种情况的叙述使观众能够感受到故事的真实性和可信性。这种叙事视角受到与全知视角相关的某些约束和限制,是一种内在的焦点叙事。在电影叙事中,相机是叙事的主题,它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因此,电影的叙事视角主要体现在相机的视角和焦点上。使用相机的正负镜头,主观视点和其他动作来匹配剪辑以从不同角度呈现事物。在电影《活着》中,导演张艺谋采用了两层叙事结构模型,通过共同使用全知和有限的视角来描述作品的故事情节。在电影的开头,导演用整体的视角按时间顺序呈现故事情节,告诉观众富贵如何因为在赌场赌博而被毁,以及他在看到一点之前如何经历各种生活中的艰辛一点点生活。希望。这种全知的视角使电影叙事更加直观,清晰,流畅,自然。在影片中,导演使用全方位的视角来描述故事。他还使用“我”和“富贵”的有限视角来描述故事。 “我”是一位民歌收藏家,也是傅氏生平经历的见证人。导演通过“我”的视角补充和评价了傅的故事叙事,产生了分离的效果,加深了观众的情感体验和对电影主题的反思。

电影的叙事艺术《活着》

傅贵的观点在电影中也被多次使用过。例如,在描述傅贵被捕的庄鼎时,他没有直接描绘战争场景的负责人。相反,他使用两个全景来显示地面或坐着或躺着,血腥。士兵和摄像机通过这些场景展示了一场悲惨的战斗。在下面的剧集中,对富士的视角也展示了庆祝活动的死亡。通过使用全景,近景,中角和其他镜头,Fuying表演皮影戏的场景切换到一群夜间跑步的学生。情节,以及市长对尸体和人们窃窃私语的看法,显示了这一突如其来的事件。相机转动后,他立即转回主角傅贵。他走进人群,用鲜血和血液看见了尸体。通过角色脸部的特写,导演呈现出一张沉闷的脸。作为事故的观察者和见证人,傅贵经历了整个事件。导演通过一系列场景呈现了生动的死亡。它为电影营造了一种紧张的气氛,使观众的心理震惊,为故事的发展铺平了道路。0

电影的叙事结构是指叙事单元的内容和话语。这是一个叙事框架。电影的叙事结构《活着》在情节,人物和环境三个方面呈现出独特的风格,其中包含了导演对世界,生活和艺术的理解。首先,在情节中,导演张艺谋对原作叙事作品的素材进行了艺术处理和处理,重新排列了故事的因果关系和时间,并通过删除,添加和改进进一步揭示了故事的矛盾和冲突。电影《活着》的情节结构简单明了。电影创作后,导演会删除与主题发展无关的情节或细节,确保电影的连续性。例如,在原书中,傅贵侮辱了他的妻子佳珍,女儿冯霞,傅贵和父亲之间的争吵等,导演没有用镜头来介绍。与此同时,导演还通过添加一些情节,赋予电影内容和形式新的活力。例如,在影片《活着》的影子剧中,导演通过影子剧的特殊艺术形式来描述主人公的命运所操纵的生活。主角富贵就像是皮影戏中的傀儡,并且不断被命运所操纵。在富贵的人生旅程结束时,整部电影一直是历史命运无助的象征,揭示了主人公对命运无能为力的主题。另一个例子是突出角色,使角色更加饱满,角色之间的矛盾和冲突更加突出。导演还加入了名人恶作剧,富贵愤怒,追逐和庆祝,以及与肇事者春生,凤霞肆虐吉普车和其他情节的纠纷,使电影结构更加完整。此外,这部电影还改变了原作中的一些情节,使电影更加人性化,更加愉悦。例如,电影导演改变了二溪与凤霞会面的仪式。原书是葡萄酒和花布,而电影则是“文化大革命”时代的头发选择,军帽和徽章。

其次,在塑造人物方面,导演也在原创作品的基础上进行了创新。他专注于时代的社会背景,通过时代的特征来审视人物的命运。在影片中,导演在原书中淡化了死亡描写,减少了富贵经历中的死亡人数,并为他设定了更令人满意的结局。在电影中,高贵的妻子嘉贞,女侄女和汕头的孙子并没有像原来那样死去,而是继续活着让老人的幸福享受着家庭的幸福。这种变化削弱了原书中的生命叹息。对于悲伤的富贵家庭来说,他们给未来留下了希望和希望。与此同时,导演的人物死亡背景也做出了一定的改变。例如,在关于清朝和冯霞死亡的电影中,导演与他们生活的政治背景有关,并安排了庆祝活动的死亡。在大跃进的社会背景下,冯夏的死被安排在“文化大革命”的社会背景下。兄弟姐妹的死亡从原书中的意外事件变为社会原因造成的异常死亡。通过这一改变,导演表达了他对时代的反应和对历史的反思。第四,结论

电影《活着》是一部中国式的黑色幽默电影,通过男性主角富贵的颠簸体验反映了一代中国人的命运。在影片中,导演张艺谋用独特的电影叙事技巧和黑色幽默对中国社会进行了讽刺和批评。通过对主人公与家庭和家庭命运的叙述,揭示了一种悲伤的感觉,通过声音图片的不同组合,表达了对生活的理解和感知。从电影叙事学的角度探索电影的叙事艺术《活着》将有助于观众更深入地理解这部作品的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