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案例名称 >

电影《悬崖上的金鱼姬》对陌生化理论的解读

2019-08-06 14:49  点击量:

“Dcfanliliarization”理论是俄国形式主义文学理论的核心概念。在着名文学理论家施克洛夫斯基(1893-1984)的书《作为手法的艺术》中首次提到“艺术存在的原因是为了让人们感受到生活的感觉,只是为了让人们感受到事物.的目的艺术是人们感受事物,而不仅仅是事物。艺术的技巧是使物体变得陌生,使形式变得困难,增加感情的难度和时间的长短,因为感觉本身的过程是一种审美目的,必须延伸“[1]”陌生化“,在原始意义上,”使熟悉的事物变得奇怪“(制作家庭变形)[2],强调在艺术创作中使用新颖的艺术手法使对象陌生,让对象脱离正常的状态,表现出新的和奇怪的,从而改变了读者的固定思维模式,使读者感到陌生和新奇,并获得新奇的感觉。什克洛夫斯基认为,“陌生化”是艺术创作的普遍规律,是文学作品无穷无尽的活力源泉。 [3]陌生化理论不仅适用于文学创作,也适用于其他艺术创作。故事情节源于《海的女儿》《悬崖上的金鱼姬》在主题表现方面,叙事策略等方面给人一种清新,奇特的感觉。

一,“陌生化”的描述性主题

生活在海底的美人鱼公主渴望人类世界。在这个机会下,她救出了堕落的王子,并爱上了他。为了追求爱情,美人鱼公主将忍受巨大的痛苦,用她美妙的声音和头发交换双腿。褪色的鱼皮,以换取人的形态,期待与王子结合,真正过上人类的生活。然而,王子嫁给了邻近的公主,美人鱼公主扔掉了用来杀死王子以拯救自己的刀,最后变成了海上的泡泡[4] .在我们先入为主的根深蒂固的人们的经典阴谋中,宫崎骏是怎么给它的?我们是否提出超越传统和经典的美人鱼公主?《悬崖上的金鱼姬》,这部电影几乎没有悲伤的旋律,放弃了美人鱼公主为无私奉献的爱情,万岁爱情的主题,巧妙地贯穿了整个电影中孩子的童心,整部电影充满了温暖,观众表现出温暖,快乐和完整《海的女儿》。从以下图中可以看出,“陌生化”起着关键作用。

(1)我第一次见到了宝牛

人们第一次见到牛牛,各种场面都很温暖。宗杰在沙滩上玩模型船,在岸边看到一个玻璃瓶。他脱掉鞋子,去水边捡起玻璃瓶,发现一条小金鱼被困在一个玻璃瓶里。为了拯救小金鱼,他用石头砸碎玻璃,他还划伤了他的手指。由于担心这条小金鱼因缺水而死,他赶紧回到山上的家里,取水,把鱼放进水桶里;即使他坐在车里匆匆吃三明治,他也不会忘记尝试将面包喂给小金鱼。将小金鱼命名为“普牛”并告诉宝牛“我会保护你”.在宗介和博牛之间的互动中,已经建立了长期没有相遇的人和鱼。深情。其他大多数人,如宗洁的母亲和“向日葵屋”的祖母,都看到一头带着面孔娃娃的金鱼,满脸笑容,称赞“卡哇伊!”我不在乎宝牛来自哪里,热情地接受了这种在现实生活中感觉奇怪的生物。这个温暖而热情的场景反映了人与人之间的友谊。宫崎骏丰富的想象力使情感对象能够跨越年龄和物种限制,但场景的温暖让观众能够认识到这种关系的真正含义。(2)海啸过后

被她父亲抓住的波浪女孩想要成为一个人,并希望与宗洁在一起。在我姐妹的帮助下,Bo Niu逃离了覆盖她的泡沫,游到了人类世界。在逃离的过程中,她并不打算让危险魔法的生命之水失去控制。然后海水飙升,风肆虐,风雨增加,海啸爆发。第二天早上,宝牛和宗杰打开门,发现大海已经淹没了大门。悬崖上的小屋成了一个小岛。环顾四周,有蓝天和湛蓝的海水。道路房屋被淹没,海洋生物在水下城镇游泳。宫崎骏在艺术上改变了海啸的现实,但观众却安静而全新,整个世界似乎被海水冲刷着。当Po Niu和Zong Jie坐在由Bo Niu携带的神奇玩具船上,携带食物为纱线做准备时,他们遇到了将船划到山区酒店的人,甚至是遇到如此严重海啸的人。他们没有等待,没有恐慌,没有哀悼,而是积极冷静地,有条不紊地,共同努力,互相拯救。这种充满希望和互助的氛围不仅消除了潮流带来的危机感,也使坐在大银幕前的观众感到温暖。

宫崎骏只对呈现一个简单的动画感兴趣。因此,在电影中,他不仅强调《海的女儿》中的爱情,还强调人与人之间的爱情和情感。友谊,或宗介与博牛之间的关系是在友情和爱情之间。他为各地的“温暖”主题设定了情节,创造了场景,塑造了理想的身材。

二,“陌生化”的叙事视角

透视是观察和讲述作品中故事内容的视角。 [5]什么样的叙事视角被用来实现陌生化是Shklovsky关注的问题。《悬崖上的金鱼姬》宫崎骏先生用孩子的眼睛看待周围的人和事,并探讨了孩子们的语气中的爱与信任的主题。这种观点让生产者对爱与美有着无限的向往,激励人们回归真理,互相关心。

电影《悬崖上的金鱼姬》对陌生化理论的解读

电影《悬崖上的金鱼姬》对陌生化理论的解读

从儿童的角度来解读安徒生的童话故事,整部电影充满浪漫主义色彩。在电影的开头,宗洁看到了波浪女孩出现在人脸鱼的初始形象,迅速命名为小金鱼,并成为了一个好朋友。当博牛被魔术师带走时,宗洁一直盯着悬崖望着大海。他希望再次见到宝牛。他把装满Po Niu的绿桶视为Po Niu的“家”。把它放在篱笆上,希望宝牛可以看到绿桶并再次回来。这一系列的情节反映了孩子的简单依恋。当宝牛成为一个女孩并在巨浪中冲向宗洁时,宗杰一眼就认出了牛牛,并对李莉喊道,“普牛成了一个女孩回来。”只有孩子的简单认知才不会接受没有任何贪婪的波浪女孩.在电影结束时,宗介带着小马的手走向寻找纱线的道路,女孩逐渐恢复,因为魔法慢慢失去了。作为一条鱼,看到宗介抱着女孩的手,慢慢地从五指手转向三指指针,波浪女孩已经慢慢地从人形中分离出来,宗介的手还没有被松开,或者紧紧抓住了。最后,在经历了将女孩变成鱼的过程之后,宗佑可以坚定地说:“无论是鱼,鱼,人还是人,我都喜欢女孩。”所以,海的女儿宗佑的坚定性,美丽的结局,美人鱼公主变成泡沫的悲惨场景将不再让观众感到熟悉。让浪漫的理想情节经历叙事,让故事有一个美好的结局,因为电影是孩子的视角。在儿童眼中,“友谊”很简单,没有成年人的功利主义。因此,《悬崖上的金鱼姬》是一个让人们回归无辜童年的动画片。从儿童的角度叙述,希望唤起成人瘫痪的心灵,成年人从一个复杂,冷漠的世界回归到一个孩子的简单而美丽的世界。三,“陌生化”的形象

宫崎骏改变了角色的性格,并根据故事创造了一个新的角色形象。在创作技巧方面,他还改变了许多卡通正面和负面人物的形象排列,使用主角的扁平单一形状,并且支持作用复杂多样。完全结合的方式。观众已经熟悉的故事就像你第一次看到它一样。

(一)可爱的波浪女孩

不同于美人鱼公主的形象,具有美丽的外观,优雅的舞蹈和温暖的声音,宫崎骏的美人鱼公主是可爱和真实的。银盘一般挂在空中,水下世界怪诞,深水生物悠闲地游动。在一个巨大的彩色泡泡中,一个红头发的男子站在一条飞鱼潜艇上,集中精力喂养周围的水母和鱼。潜水艇的侧翼打开,静静地从里面露出一个红色的头,圆脸上有一双大眼睛,周围的眼睛嬉戏,突然,从舷窗,它是一个类似可爱的脸傀儡的鱼。观众看到了这个宫崎骏版的美人鱼公主,粉红色的头发粉红色的衣服和富有表现力的表情,情不自禁地爱着宝牛,而不是爱上了安徒生版的美人鱼公主。在下面的图中,您可以从各种细节中看到宝牛的可爱,完全脱离了安德森美人鱼公主的明显和着名的形象。当宗杰吃三明治时,他从桶里跳了出来,抓住了火腿的可爱行为。大眼睛滴了下来,夸张的嘴巴,整片火腿被几口吞下。当Bo Niu成为一个小女孩时,她首先进入了这个世界,她对世界上的一切都很好奇。她看到水龙头,她高兴地跳了起来。当她兴奋的时候,大海开始暴风雨,当她打电话的时候,大睡眠很安静,大海是沉默的.这是一个简单而可爱的“美人鱼公主”。宫崎骏将儿童的理解与想象结合起来,为观众带来夸张的表情和可爱的外表。这位天真活泼的美人鱼公主,让观众耳目一新。

(B)怪波女孩爸爸

第四,结论

“陌生化”理论强调接受者与表演对象之间的“距离”[6]。距离创造美,人们常常熟悉熟悉的东西,所以使用陌生化的技巧来制作陌生的故事,在宫崎骏的演绎下,不同的美人鱼公主的故事将成为新的经典。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