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案例名称 >

对农民工劳动保障问题的政策审查

2019-10-08 15:47  点击量:

内容:自2005年以来,中国农业在后WTO过渡期间面临更大的影响。农业补贴和提高农业竞争力是各国的共同做法,也是提高农业竞争力和解决三农问题的途径。沉重的方式。作为政府财政部门,研究转型后农业金融支持存在的问题,找到相应的解决方案是一个非常紧迫的问题。因此,本文进行了相关分析。

对农民工劳动保障问题的政策审查

关键词: WTO过渡期后农业补贴支持

WTO后过渡期中国三个农村的影响

自2005年以来,中国农业进入了WTO的“后过渡期”,并进一步融入了经济全球化的进程。农业,农村和农民的一些根深蒂固的不利因素已经出现,三个农村的国际影响有所增加。中国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相比,农业生产各方面的差距非常大。由于国际食品价格普遍低于国内价格,国内价格受到抑制,直接损害了粮食种植农民的利益,不利于国内粮食生产。更重要的是,在中国农业人口大规模转移的背景下,进口农产品增加后如何保护大量农民的就业和收入。这是一个极大地影响和决定中国经济改革,发展和社会稳定的全球性问题。

入世后过渡期如何保护农业生产,提高中国农产品竞争力,是稳定中国粮食生产,保护广大农民利益的重要保证。这也是党和国家努力增加农民收入的重要举措。采取财政补贴支持农业是稳定农业生产,逐步提高中国农业发展水平,增强中国农产品国际竞争力的有效措施。因此,改善中国的财政补贴和扶持农业政策,确定支持农业的财政补贴方向,增加对三农的支持,是中国迫切需要研究的问题。

中国财政补贴支持农业政策的演变

所谓财政补贴支农,就是指政府利用财政补贴方式支持“三农”发展。财政补贴支农政策的制定实施受社会经济发展阶段、政治经济制度、国家财力和不同时期农业农村发展目标任务影响,我国的财政补贴支农政策自改革开放以来大体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1978-1994)是现行财政补贴支农政策的形成时期。第二阶段(1994-2002),财政补贴支农政策发展时期。财政补贴支农逐步增加,加大了对生态建设的支持,加大了对农村改革特别是农村税费改革的支持。第三阶段(2003-现在)是财政补贴支农政策的创新时期。除了已有的政策继续执行并加大力度外,提出并开始实施公共财政覆盖农村政策,新增教育、卫生、文化补贴支出主用于农村,同时在基本建设投资包括国债资金方面加大了对农村公共基础设施建设的投入;改变财政支农方式,对农民实行直接补贴;改革农业税制。

当前我国财政补贴支农存在的问题

我国财政补贴支农政策经过多年的演变、调整和发展,财政支持“三农”政策框架体系已经显现。但是与其他国家和地区相比,当前我国财政补贴支农政策还存在以下问题:

财政补贴支农总量偏小,稳定增长机制尚未形成。与发达国家比,目前我国财政补贴支农水平不高,补贴总量根本达不到WTO《农业协定》中“黄箱补贴”允许的8.5%的水平,并且近几年,财政用于“三农”的财政补贴数量虽不断增加,但年度间不均衡,特别是一些地方财政补贴支农投入不足,城乡财政资源配置不对称的状况没有彻底改观。

对农民工劳动保障问题的政策审查

财政支农补贴错位,农民直接受益少。我国财政补贴支农资金是用来支持农业科技推广、农业产业化、乡镇企业建设和农产品流通支持等,但在实际运作中,由于资金分属各个部门管理,各部门对管理的具体求和规定不同,大量资金却流向了科研院所、工业企业、农业管理部门、国有流通部门等,农民直接受益的份额很少。

补贴方式及结构不尽合理。我国是世界贸易组织成员,在确定财政支农结构时,也遵守世界贸易组织的有关规则,逐渐与国际接轨。按照WTO《农业协定》我国可利用的支农补贴分为以下几方面: 黄箱补贴,即对农产品价格提供直接支持的,必须承担削减义务的补贴。根据WTO黄箱政策规定,我国今后每年对农业的综合支持量不能超过480亿元人民币,而现有补贴大约平均每年仅276亿元人民币,离480亿元尚有很大的活动空间。

另一方面即所谓的绿箱补贴,即对农产品价格不直接提供支持的,不必承担削减义务的补贴。我国绿箱补贴量较多但结构不尽合理。如我国每年平均支出1514.2亿元人民币,主对农业提供了“一般服务”补贴,达785.6亿人民币(95亿美元),占“绿箱政策”补贴的52%;其次是粮食安全储备补贴,约383.8亿元(46.4亿美元),占25%;自然灾害救济、扶贫、农业生态环境建设支持等所占比重较小,而对农民的直接收入支持、结构调整补贴等,尚未列入财政预算科目。[1][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