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规划展示 >

德国统一时期俾斯麦从战略到战略的外交

2019-08-06 14:49  点击量:

德国统一时期俾斯麦从战略到战略的外交

如果历史是由人民创造的,那么不可否认的是,有些人拥有相对大量的信用;如果历史是英雄的历史,那么俾斯麦无疑是最受欢迎的之一;如果外交在国际关系史上发挥重要作用那么在人类历史上,使用像俾斯麦这样的外交技巧是如此娴熟和精致。德国没有人支持他。俾斯麦的魅力可能是他展示的难以捉摸的矛盾。他制定了宪法,但认为宪法是一种可以操纵的工具。他来自容克贵族,但有时毫不犹豫地反对他们的利益;他反对社会。他试图解决社会问题;他声称自己是君主制的信徒,但却推翻了实行君主制的德国王子;他声称普鲁士人声称德国的利益高于一切;他需要在欧洲实现和平,但却戏弄了欧洲的正统观念。思想.事实上,在这个矛盾的表面背后是俾斯麦完全世俗的权力政治。正如基辛格的话,“Realpolitik,德语中的权力平衡,纯粹是权力,取代了法国存在的理由。欧洲的两位伟大的革命者,拿破仑三世和俾斯麦,对梅特涅的正统道德体系的反叛做出了强有力的贡献,但后者比前者更为复杂和有效。“俾斯麦只说实力,他的直接目的是努力工作一整天。它是为了平衡普鲁士的力量和理想,但这需要极其高层次的战略思想来指导和塑造其外交政策和行为。从战略角度来看,这不仅是战术外交活动,而且是所有国家和外交官质量的关键指标。从舆论的角度来看,俾斯麦确实是一位外交官和政治家,在他那个时代很少有意识和战略意识。在本文中,我们将通过分析俾斯麦在德国统一时期的外交战略和战略来展示俾斯麦的外交风格和战略风格。

4.根据相对谨慎和温和的德国民族主义,统一德国联邦作为一个帝国,当然,“一座山不能是两只老虎”,要实现这一目标,必须要么附庸奥地利,要么将德国排除在德国之外。

德国统一时期俾斯麦从战略到战略的外交

这些国家的基本目标在现代德国历史上非常突出。每个政策目标看似合理,对某些人具有相当大的吸引力。那么为什么俾斯麦会选择第四个而不是其他三个呢?许多历史学家认为,将德国统一为一种不言而喻的历史义务,自然会落到普鲁士的头上。这显然是一种过于简单化的历史决定论。除非有意识地尊重普鲁士特权之王,否则绝对没有必要委托德国人“解除义务”。事实上,在重大事件之后,许多君主对他们在南部邦联的地位感到满意,并且在威廉一世掌权进行根本性改变之前就驳回了所谓的义务。作为一个强大的君主,威廉决定用武力统一整个德国,但君主的雄心通常不是温和的,而且作为国家的基本战略目标很容易滑到第二个计划。幸运的是,他任命谨慎和自制的俾斯麦为总理,以保持国家在第四个计划周围的基本目标,而不会相距甚远。至于备选方案3,对于当时的普鲁士人来说,既没有强大的海军作为力量的支持,也没有早期殖民活动的优势基础,而且因为它位于欧洲中心的地理位置,它既没有能力也没有愿意实施它。当然,德国的统一,特别是威廉二世上任后德国的权力和意愿,以及国际环境的变化,导致了一个与当时完全不同的基本国家目标。0

由于已经确定了基本目标,因此选择了实现目标的基本手段和手段。我们应该如何统一德国?由于国会的宪政政府,是否像撒丁岛王国一样依靠自下而上的人民革命,鼓励和塑造一个加里波第式的志愿者完成统一,或者受到一般观察员的适度激励?通过改革自上而下?俾斯麦拒绝了选择这两个答案的可能性。他采取了一种基于铁血的王朝战争形式。在他的总理1862年出庭的第一周,他在州立法机构发表了他的第一次演讲。 “现在的主要政治问题不是由空谈和多数决议决定的,而是必须用铁血来解决。德国问题不在于普鲁士的自由主义,而是它的力量!”他不是一个革命者,为民主而战和平等;他不是一个自由主义者,他通过一个软弱无力的理事会来达到他的目的;当然,他并不是纯粹的保守派。发送和保持现状。俾斯麦的做法从未得到许多人的支持。新德国太民主了对于保守主义者来说,对自由主义者来说过于专制,对正统政党来说过于强大。但是俾斯麦是一个天才。他主张在国内外指导他的解放力量,大胆而傲慢地利用国际争端和有利机会实现自己的目标。由于普鲁士既有能力又有意志,而俾斯麦也设计了一个普遍的王朝战争计划,团结的前景如何在实施过程中领导者的战略智慧和政策层面。

一旦确定了大战略及其目标,就应该坚决和坚决地实施。在执行该战略时,第一步应该是采取步骤和优先事项,即建立合理,明确,集中和有限的里程碑,并为相应的外交和战争行动动员所有可用的国家战略资源。目标被推进并互锁。与此同时,战略实施过程还要求领导者具有有意识的战略意识和战略意识,即坚决不容易改变目标,果断而不失机会,更加平衡,非常规,战略分散。所有这些在俾斯麦中几乎都是完美的。

俾斯麦统一德国战略的第一步是攻击丹麦。普鲁士对丹麦的袭击不是多年规划的结果,而是机会创造的机会。但俾斯麦坚决抓住这样一个机会。由于丹麦国王坚持将石勒苏益格置于丹麦领土并限制荷斯坦和劳恩堡的传统地位,德国人强烈反对,许多人表示他们参加了对丹麦的战争。俾斯麦很快利用这个机会积极准备丹战争。因此,他可以实现一石三鸟的利益。首先,他可以接受易北河三国,并为统一做准备。其次,他可以利用对丹麦的战争作为未来对奥地利战争的预演。最后,在对抗丹麦的战争结束后,在普洱等之间发生领土争端,以便为奥地利的战争找借口。当时,奥地利并不落后,并希望通过丹战争获利。尽管有奥地利舰队的帮助,普鲁士几乎肯定能够征服丹麦。但是,如果丹麦得到俄罗斯或法国的支持,情况就会大不相同。因此,对于俾斯麦来说,普鲁士的首要任务是与奥地利结盟,阻止法国和俄罗斯与丹麦结盟。俾斯麦灵活运用外交技巧使俄罗斯不成为敌人,反复无常的拿破仑三世错过了机会,而英国没有大陆盟友可以找到,最终导致丹麦在与普鲁士的战争中没有得到任何外援。所以在战争开始时,丹麦很快就被击败了。战争结束后,双方签署《加施泰因协定》石勒苏益格在普鲁士的管辖范围内,而荷尔斯泰因在奥地利管辖范围内;普鲁士有权在荷尔斯泰因切割运河,修建铁路和铺设电缆; Vantare被出售给普鲁士。这种安排被外人视为“没有神秘感的谜语”。事实上,正是俾斯麦的伎俩,为随后的流行战争奠定了基础。

0

此外,俾斯麦还抛弃了“男性大选制度”,以稳定国内政局。一切准备就绪后,俾斯麦原谅了奥地利对霍尔斯坦的管理不善,并挑起了这场战斗。第二次德国统一战争爆发了。在战争中,大多数德国国家站在奥地利与总统作战,但由于俾斯麦的早期外交工作是无缝的,上议院的主要权力要么是中立的,要么秘密地帮助普鲁士,而且还有一个重盟友,意大利,结果是在佐渡。在战斗中,将军们赢得了全面胜利。那时,国王和将军们都主张以胜利为先,占领南方各州,并抨击维也纳扩大成果。然而,俾斯麦此时表现出高度的战略克制。他认为,如果奥地利和南部各州过度加强,不仅会加强反普鲁斯军队,而且还会阻碍德国的最后统一,并可能导致法国军队的干预。虽然奥地利也是一个成熟的德国国家,但该国没有国王。当国际形势不允许普鲁士的力量进入奥地利帝国时,将奥地利排除在未来的德意志帝国领土之外无疑是最明智的。一个实用的选择。所以他尽力而为并坚持下去。在决赛《布拉格和约》中,奥地利放弃了荷斯坦的统治,同意普鲁士吞并汉诺威,黑森,拿骚和法兰克福,同意解散德国联邦,并同意率领普鲁士国家北部的主河。德国北部联邦的成立。除了要求奥地利支付少量赔偿外,普鲁士还没有削减一块奥地利土地。这种对奥地利的宽大处理不仅体现了俾斯麦的战略宏伟和高度节制,而且战略性地奠定了奥地利在法国战争中随后中立的基础。

然而,令人费解的是,俾斯麦并没有像在奥地利那样慷慨和慷慨地对待法国。 50亿法郎的赔偿以及阿尔萨斯和洛林的占领使得德国和法国成为了一个致命的敌人。它们之间的限制和反限制已成为近百年来国际关系史上的关键问题。宏伟的俾斯麦在参与强权政治时贪得无厌,因此为德国创造了无尽的邪恶和近乎永恒的敌人。也许正如他的朋友伦所说:“没有人付出代价就没有人可以永生。”可以看出,基于力量的强权政治必须以宏伟的战略理论和原则为指导,以避免自焚和自我的终结。 -sufficiency。

外交在国际关系中能发挥多少作用?俾斯麦的生动和传奇经历告诉我们,“在大多数情况下,外交可以解决国际关系中的大部分问题,剩下的就是战争完成。”然而,这样的外交官必须是一个有意识的战略意识的外交官。一个明确的基本外部目标,一个合理集中和有限阶段的阶段性目标,以及更具决定性和更强硬意愿的质量;这样的外交官也应该把战略思想贯彻起来。在具体的战略中,从来没有一个恒定的原则。除了力量和能力,任何国家都不能一致,任何国家都不会成为自己国家的敌人。对于这些如此先进的要求,俾斯麦在大多数情况下为我们写了一个永恒的榜样,除了法国几乎偏执的气质。也许俾斯麦的能力与基辛格的言论一样,超出了社会可接受的水平。如此聪明的手腕,如此邋international的国际关系,以及如此难以理解的伟大作品,确实是他自己的荣耀。从那以后,德国领导人或国家的基本战略目标是含糊不清,不现实或自尊,无知节制,或只是军事战略和无视国家大战略,扼杀了近一个世纪的历史悲剧。1.许建《一百年来的俾斯麦传记》,包含《德国研究》No.3,2000,p。 38。

2.亨利基辛格《大外交》,海口海南出版社,1998年版,p。 84。

3.见史银红《论美国反恐怖主义战争——一项从大战略视角出发的回顾和评价》,《国际经济评论》2001,11-12,pp.25-29;张春,时银红《大战略——理论与实例分析》,《世界经济与政治》第7期,1999年,第71-75页。

见刘玉昌,王珏飞,《世界史·近代史》,北京高教出版社,p。 117。

5.亨利基辛格《大外交》,海口海南出版社,1998年版,p。 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