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奥古斯丁的政治思想解读《上帝之城》

2019-07-30 10:45  点击量:

作为一个虔诚的罗马基督徒,奥古斯丁是罗马帝国的公民。他经常是上帝之城的公民。他的双重身份相对集中在他的政治思想中。在《上帝之城》中,奥古斯丁对罗马所取得的成就给予了高度评价。它还反对任何人神化罗马帝国。它一直被视为世界上的一个国家,善恶的两面始终存在。

公元4至5世纪是罗马帝国从奴隶制转变为封建制度的时期,帝国内部出现了各种新的社会观念。奥古斯丁出生于354年,当时基督教在罗马具有一定的地位。在313年,康斯坦丁和利西尼联合发布了米兰法令,基督教成为罗马帝国的合法宗教。

(1)宗教背景

当奥古斯丁出生时,基督教虽然得到罗马帝国的支持,但尚未成为官方的国教。狄奥多西一世在公元380年颁布了一项法令,命令罗马帝国“服从圣使徒彼得对罗马人的信仰”。紧接着,他先后下令禁止任何异教崇拜,因此基督教成为罗马帝国唯一的合法宗教。公元410年,哥特人洗劫了罗马市。这一事件引发了罗马帝国的强烈冲击。基督徒在绝望的时候也对信仰持怀疑态度。奥古斯丁感受到了危机的严重性。他竭尽所能让人们相信基督教。因为,在奥古斯丁看来,只有基督教才是真正健康的信仰。在文中,奥古斯丁首先应用了大量的论证材料,拒绝异教徒将罗马的失败归咎于传统信仰的放弃和对基督的信仰,然后转移到对现实社会中各种邪恶来源的分析。大力说服罗马人放弃崇拜异教神灵■祈求真正的道德宗教,以便带来真正的幸福。

(2)政治局势

奥古斯丁时代的生活是古代社会向中世纪转变的关键时期。罗马城是罗马帝国的诞生地。在君士坦丁大帝搬到君士坦丁堡之前,罗马早期的城市化运动使罗马繁荣昌盛,整个社会结构稳定,人们的生活方式变得一致。然而,随着野蛮人的不断入侵和罗马帝国的不断分裂,整个罗马社会长期陷入混乱。在罗马帝国从奴隶制向封建社会过渡的过程中,从古代到中世纪出现了新思想和新思想,他就是这些新思想的代表。他认为,在空间方面,“罗马帝国”是罗马城市和罗马城附属的各省。尽管奥古斯丁非常清楚,但在罗马境外还有“许多野蛮人”,但在人们看来,“罗马”是“世界”的中心和总和,与“整个世界”相等。显然,奥古斯丁写了《上帝之城》来重新评估罗马的历史地位,并解释基督教与社会国家之间的关系。奥古斯丁《上帝之城》是他政治思想的集中体现。他认为人类社会起源于人性的堕落和对回归上帝的渴望。世俗的世界是通往上帝之城的道路。因此,世俗城市的作用必须是为上帝的回归服务。本文从“上帝之城”,“世俗城市”和“国家”的概念出发,探讨了他的政治观点。

奥古斯丁的政治思想解读《上帝之城》

在《上帝之城》中,奥古斯丁将整个世界历史分为两个城市,即“上帝之城”和“世俗世界”。他说,为了理解一个群体的个性特征,我们只需要了解他们所爱的东西。根据这个标准,“上帝之城”是上帝选择的人。他们坚持对基督教的真正信仰,基督教是按照“上帝之爱”的标准生活的;而“世俗城市”的人们爱自己,他们不相信上帝,这群人的目的是“私密的爱”。

奥古斯丁的政治思想解读《上帝之城》

在奥古斯丁看来,“城市”有两个含义。首先,“城市”是一个拥有不同爱情和不同信仰的社会群体。其次,他称之为“城市”的是指“社会”。他认为“社会是根据某些协议形成的一群人”。他用这个词来指特定城市及其公民。根据这种理解,“城市”一词可以指“国家”或“社会”。

根据对奥古斯丁对“城市”的定义的理解,可以进一步讨论核心概念“上帝之城”和“世界之城”中所包含的政治思想。他认为,世界上所有的政体几乎都是邪恶的,他们根本无法取得好成绩。对它们的任何分析都没有意义。幸福和善良只能在上帝的城市中获得。为什么奥古斯丁会产生这样的政治情绪?作者认为,主正在思考“为什么相信基督教的罗马帝国会死?”事实上,他的答案相对简单。他说“罗马帝国是一个现代世界,人类不应该信任它。”世界上的事物。“因此,他提出了”上帝之城“的概念。奥古斯丁所描绘的上帝之城是一个没有罪,没有灾难的幸福天堂,一切都充满了幸福。

那么世俗城市的政治是什么?他认为,世俗政治作为世俗城市的主要组成部分与人民的生活息息相关。虽然世俗政治是邪恶的,但我们不能推翻它。主因为上帝对我们“原罪”的惩罚而建立了这个国家。我们只能无条件地接受上帝的旨意。奥古斯丁以一种非常奇妙的方式描述了世俗城市的起源。他写道:“上帝的力量决定谁在战争中被征服,谁将征服他们。然而,针对领土的利益和愿望的社会被分为许多王国。我们通常指的是这些王国。对于'世俗城市”“。因此,世俗社会起源于人性堕落后的自然。对家庭关系的渴望是人们在上帝的光照下为不同目的建立的“世俗世界”。奥古斯丁在本书的前五卷中将罗马城描述为“世俗世界”。很明显,世俗城市在这里指的是异教徒群体。在下面的讨论中,奥古斯丁对世俗城市作了进一步的解释。在他看来,国家的目的是“为世界提供生命的利益,也就是让我们在现在的生活中享受健康,安全和生活”。人类友谊世界的和平。“因此,国家的作用是维护正常的社会秩序,拯救有罪的人民。而且,由于国内人民有罪,国家已成为”土地的代表“。地球“由上帝放弃人民组成。可以看出,奥古斯丁对世俗城市的描述反映了他的政治思想的积极方面,并在后来学者对”国家“和”人民“的理解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2)上帝之城和世俗城市的政治意义

在《上帝之城》中,奥古斯丁反复指出,“上帝之城”和“世俗城市”绝对不是空间和地理位置的划分,而是由不同人的选择和归属决定的。在文中,他清楚地写道:“世界是不同的,虽然宗教和风俗是不同的.一个是由想要靠肉体生活的人组成的,另一个是由愿意生活的人组成的对精神。如果他们有自己的期望,他们就是安全的。 “事实上,这种区别并没有解释两个城市之间的本质区别。从根本上说,根据不同的人的喜爱的对象,这两个城市可以分开。奥古斯丁认为,虽然原罪的惩罚使人们失去了幸福的生活,但它并不能阻止人们对幸福的热爱。根据他的观点,虽然人们有能力去爱幸福,但由于爱的具体对象,他们有不同的命令。通过文本中对奥古斯丁的全面阐述,我们发现它是正是因为两个城市因人们的选择而不同,所以人们的爱情不同,所以两个城市的发展历史交织在一起。

从社会发展的角度来看,上帝之城也有各种世俗的等级。奥古斯丁在第十一卷中写道:“在事物中.有些生物比生物更珍贵.这就是自然界的等级。”从中可以推断出,在上帝的城市里,我们不是社会。所有想象都是平等那里也有各种年级差异。可以看出,在阶级社会中,高贵而高贵,秩序等级是不可或缺的秩序。在这种社会等级制度中,最高的位置是上帝。人们心目中的理想国家应该是上帝的城市,但这个理想的国家与世俗国家有许多相似之处。奥古斯丁说:“这两个城市在世界上经常混杂。”上帝的城市不是幻觉。奥古斯丁对世俗性进行了各种描述,例如“在婚姻中,两个城市都有”在上帝的城市中,也有“相互的爱,夫妻和嫉妒”的概念。从这些话语中我们可以看出,上帝的城市不仅是属灵的生命,它还拥有像世俗城市一样的各种生活。物质和精神的追求是上帝之城的居民和世俗城市的居民。共享。显然,社会的精神生活和物质生活不是彼此的两个部分。因此,上帝之城和世俗世界不是两个相互独立的政治实体或社会群体。实际上,我们无法通过任何外部标准或地理区分来区分上帝之城和世俗城市。区分它们的标准只能依赖于内在的生活态度。上帝之城的完美是永久的,完全的平安。因此,“只有天堂之城生活在地球上,她才会聚集各国公民,说各种语言,形成一个生活社会,没有人会关注习俗,法律,制度的差异,通过这些事实实现了领土的和平。“因此,”上帝的城市“和”世俗的城市“在政治上密切相关。虽然奥古斯丁的政治思想与他的基督教神学思想有关,但他的最终目标是解决当时罗马帝国面临的危机。他对“两个城市”的比喻是想象一种幸福。一种平静的生活。因此,“世俗城市”是向上帝之城过渡的必然手段,它的目的是服务于“上帝之城”的最终目的。

虽然奥古斯丁的政治思想具有强烈的基督教色彩,但他的政治思想是西方思想的转折点。可以说,基督教的政治观点极大地改变了西方政治发展的方向。

然而,正如奥古斯丁在《上帝之城》中所说,欧洲社会并没有通过净化灵魂和拯救世俗城市中的人民的罪恶来进入一个混乱而错综复杂的时代。但奥古斯丁的思想和他的着作的影响是深远的。奥古斯丁在神学框架内阐述了一套政治哲学,从理论上总结了基督教的政治思想,对中世纪的政治概念和宗教与国家的关系产生了重大影响。他否认国家是一个公正的组织,采用价值中立的国家定义,即“一个理性动物群体,其中一个有爱心的东西团结和团结。”只有忠诚的共同纽带才能形成政治纽带。社区,社会可以被视为一个共享的中间价值领域,其中政治制度起着重要作用。国家的职能是负责满足人们的物质生活,避免侵犯上帝的人民和世俗城市人民所共享的安全有序的社会互动。因此,世俗国家是上帝之城实现救援计划的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