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金融教育的人文价值

2019-08-19 15:39  点击量:

随着全面素质教育的推进,金融和商业教育逐渐成为中国教育研究的重大课题。从现有的成就来看,人们关注的焦点在于个人的经济能力和现代社会的培养。但是,金融教育的内涵远非如此。金融商业应该代表个人与财富相关的活动所体现的整体质量或质量。这种全面的质量或质量由“金融知识”,“金融情绪”,“财务意义”和“金融能源”来定义。构成,其中“金融能量”是核心要素。作者同意这种解释。他认为,金融和商业教育是基于学校,家庭和社会发展现代社会的个人和身体发展规律。它对受教育者产生特定影响,并培训教育者参与或参与与财富有关的活动。活动所需的知识,情感,意志和能力的社会活动。除了传授财务管理知识和培养财务管理能力的主要功能外,金融和商业教育还具有非常丰富和重要的人文价值。

人与财富的关系是人类发展史上的一个经典问题。许多人在理论上说这一点,但在现实生活中无法妥善处理。金融教育的人文价值首先体现在金融教育可以引导人们正确理解和处理与财富的关系,帮助人们在财富面前建立自己的主导地位。

马克思认为,财富的本质在于财富主体的存在。他指出,“事实上,如果狭隘的资产阶级形式被抛弃,那么在普遍交换中产生的个人需求,才能,享受,生产力等的普遍性不是财富吗?财富不是人类 - 它既是所谓的“自然”力量,也是人类自身力量的自然发展,充分发展?难道财富不是人类创造才能的绝对发挥吗?“ [1]这种说法表明马克思与财富和人民的关系。基本观点是财富的本质不是客体,而是人类劳动的产物。它反映了人类自然力量(即劳动力)的发展和人类创造才能的发展。财富本身并不是目的,而是一种手段。它是人们为自己的生存和发展需要而生产的。如果它们满足了人类的发展需求,就不需要财富生产。面对财富,人永远是财富的主体和主人。可以看出,马克思主义关于财富本质的观点并非基于物质基础上的财富的唯物主义观点,而是基于强调人类,人类劳动和人类创造力的人文财富观。

金融教育的人文价值

为什么有些人未能妥善处理人与财富之间的关系?马克思从人类社会历史进程的角度给出了一个解释。在人类社会发展的第一阶段 - “依赖人类”的阶段,物质财富的产生和享受构成了人的全面发展的第一前提,富裕的大师表达了它们的使用价值。在此之后,人类社会的发展摆脱了“依赖人类”的阶段,进入了“依赖于事物”的阶段。从理论上讲,“依赖人”到“依赖事物”的兴起可以进一步凸显人们在财富面前的主观地位和人与人之间的平等地位。然而,在这个阶段,财富的形式已从原来的使用价值变为交换价值。货币已成为财富(马克思)进入资本的“一般形式”,并已获得购买劳动力和生产资料的权力。交换的基本原则是等价的,资本可以带来更多的剩余价值。为了获得更多可交换的资本和剩余价值,人们产生了贪婪和崇拜金钱,导致寻钱和以金钱为导向的金钱崇拜。结果,财富被疏远,人类劳动被疏远,人与财富的关系被疏远了。人们最初使用的财富已经成为人类追求的目标。这种情况在现在的中国也存在。马克思关于财富本质的观点及其对人类发展过程中人与财富异化的分析,突出了金融商业教育的人文价值,即通过金融业务教育,教育教育者关于科学关系的科学关系。人与财富。让他们明白人才是最根本的,财富是由人创造的,是为人民发展的。引导他们在财富面前确立自己的主导地位,在处理财富的活动中培养他们的主体意识和主体人格。就中国目前的情况而言,金融和商业教育面临的一个主要问题是帮助人们找到面对财富时失踪的主体地位和主体人格,成为财富的主人。此外,金融教育也让人们明白,财富不仅仅与金钱有关,而且具有丰富的内涵。所有具有使用价值,交换价值和资本价值的东西都称为财富。除了物质,财富还包括精神财富。不仅是个人财富,还包括社会财富等等。在此基础上,金融教育有助于人们学会善用财富,在财富相关活动中创造更多的精神财富和社会财富,树立社会责任感。

金融教育的人文价值

在市场经济方面,人们总是会想到亚当·斯密的“经济人”,其特点是自身利益和“利润最大化”。市场经济社会中的人似乎是自私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这是一种纯粹的贸易关系,充满了竞争和阴谋。然而,这不是市场经济的真正本质。在亚当·斯密(Adam Smith)看来,市场经济不是纯粹的自私自利,而是合理的自我利益和高尚的利他主义的结合。因为人类的自利行为不仅需要监管,还需要同情,这是一个真实的社会。人们的经济行为也需要加以规范,规范的基础是人的正义感。在《国富论》中,亚当·斯密提出了自治原则,分工原则,商品交换等同原则,公平合理分配原则,以及促进消费领域的勤俭节约。 [2]可以看出,亚当·斯密的理想市场经济充满了诚实,良知和责任。它将正义视为经济发展和道德的规则,例如人们之间的同情,关心和合作作为经济可持续性。运行助推器。

马克思关于财富问题的研究深入探讨了财富所反映的人与人之间的社会关系。他认为,财富的产生是在人类社会中进行的,孤立的个人无法创造财富。因此,当马克思研究人类社会的发展时,他以人类的共同劳动为观察点,特别关注社会分工与合作。在深入研究劳动,社会分工和合作的基础上,马克思提出了“万事万物”的原则。这一原则强调个人劳动能力的有机结合和充分发挥。马克思人类财富观念中的人们“不是彼此孤立的人,而是人类在生成和代际平等中存在'阶级'的意义上的”[3]。市场经济中过分强调竞争,忽视合作,忽视人与人之间良好社会关系的现象,与马克思的财富观背道而驰。事实上,马克思长期以来一直批评由于资本主义社会中无穷无尽的追求金钱财富而导致人与人之间社会关系异化的现象。因此,健全的市场经济应该充满人与人之间的和谐合作,而不是充满谎言和欺诈。比赛应该在合作共赢的前提下,而不是追求你的生活。在产生财富之后,如果人们不享有财富,很难反映其价值。因此,在人们产生财富之后,他们还必须分配财富,这涉及每个社会个体成员的利益。这个问题也必须在社会和社会中解决。在马克思看来,财富分配的最佳原则是“按需分配”。然而,在社会不能满足每个社会个体成员的需要的情况下,它应该遵循“按劳分配”的原则。每个从社会中获得扣除的制作人正是他给社会的贡献[4]。这一原则体现了“一切就是它的收益,收入”的公平含义,解决了个人利益冲突,维护了人民的互利和社会上绝大多数人的共同利益。

上述简要分析表明,金融教育的另一个人文价值在于引导人们正确认识和处理人们在财富活动中的关系,如竞争与人与人之间的合作关系,市场经济与道德关系,追求。物质财富和构建和谐社会关系,帮助人们正确认识社会道德的本质及其在市场经济中的内容,从而培养符合市场经济的人的良好道德品质,如同正义,公平,合作等

在马克思看来,财富在人类发展中起着非常重要和积极的作用。人们不仅通过财富生产为自己的生存和发展创造条件,而且在创造财富的过程中充分发挥和运用自己的主观能动性,使自己的身体和精神得到发展。大量财富的积累减少了人们的劳动时间,获得了更多的自由控制时间,进一步为人们的全面发展提供了必要的保障。 “真正实现财富作为人类的主观性质,不仅体现在人们可以自由利用一切既得力量和条件来创造财富的事实,而且体现在人类自由全面发展本身。财富。” [5]金融教育正在帮助人们人们清楚地认识到,自由和全面发展是人类最基本的资产。任何外在的物质财富都有利于人的自由和发展。今天,我们可能无法达到全面发展的境界,但生产财富的过程就是要展示人的全面发展的可能性,为更大程度的全面发展创造条件。

就中国目前的情况而言,金融商业教育的人文价值主要体现在以下两个方面,帮助人们正确处理追求外部物质财富与丰富内心精神财富之间的矛盾。丰富的精神世界是人的全面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人们应该追求的基本资产。但是,在市场经济的冲击下,有些人越来越重视对物质财富的追求,却忽视了内在精神的丰富和提高。虽然他们有很多物质财富,但精神世界却是苍白无力的。金融和商业教育是指导人们更好地协调创造物质财富和追求精神财富之间的关系。在享受高品质的物质文明的同时,享受精神财富带来的幸福生活。第二,要让人们正确理解时间的价值,特别是空闲时间,即闲暇时间,并充分利用这种不可再生资源。今天,很多人的时间概念还比较差。他们不懂得珍惜时间,也不善于利用休闲做最有价值的事情。这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它们的整体发展。金融和商业教育激励人们在自由学习和创造劳动力的过程中不断提高自己,使他们能够自由地控制,促进自己向更全面的方向发展。帮助人们建立正确的时间概念,并有能力充分利用时间。